【清明祭·天下归心】【越苏】——《肉!》

刚刚发的一遍被乐乎这朵小白脸给禁^_^

有种把我热度还回来啊混蛋我就直接叫肉好吗有种你再禁我,哭哭

稍微又修改了两遍,把啪啪部分不能打开链接的Bug休整了一下应该能纯文字打开了

   一场春雨稀稀落落下了一夜,一直持续到第二日早晨才停。这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声音缠绵,扰人好梦。

 

屠苏在这里站了很久,没有打伞,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滴从额头滑下,被纤长的睫毛给接住,最后缓缓滴落。

 

他不知道这是哪,到底都很陌生。周围围绕着一层薄雾,虚无缥缈。偶尔从传来几声狼嚎,像是在远方,又像是在耳边。

 

前方隐隐有股奇异的香味,似乎在引诱自己寻去似的。屠苏紧紧将焚寂剑拦在身前,循着那阵香气而去。

 

前方似乎有人影,看得不是那么真切。屠苏提剑上前,周围的薄雾慢慢散开,取而代之,是一条通往山洞里的小道。整个山洞内的气流强劲,屠苏只觉得自己呼吸间竟有些困难。

 

人影越来越清晰,随后突然撞入眼前的景象甚至令喜怒从来不曾显露在脸上的屠苏瞬间白了脸。明明会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屠苏却又仍然觉得自己一定是陷进了幻境里。

 

在潮湿阴冷的山洞里,两个浑身赤裸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像两条交尾的白蛇。被压在身下的少年一脸似痛苦又愉悦的表情,他紧紧拥抱着身上的男人嘴里吐露出来带着芬芳的气息,“啊……不……不要了……我,我……大师兄!”

 

是师兄。

 

不会错的,那张对着自己的脸。熟悉的尖俏的下巴,高挺的鼻梁,略略垂首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那双印着星河的双眼,刻着自己最熟悉的温柔。

 

那少年似乎发现了站在洞口一动不动的屠苏,羞红着垂下脸似乎想将脸埋进垫在身下的衣服里,那高高翘起的臀部却不停跟着男人进出的动作摆动。陵越却不如他所愿,他揪着那少年的头发,用力将他的头提起来,让他的脸直直对着屠苏,而自己凑近那裸露在自己面前修长而纤细的脖颈处,印下一个又一个吻。

 

“师,师兄……”屠苏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但是他只知道这动作无比亲密。他抑制不住心里那股冲动。和焚寂煞气不同,那股冲动,像是不甘,像是愤怒,而隐隐带着仿佛被背叛一样的恐惧。

 

他不知道那个被压在师兄身下的少年是谁,但屠苏却有想杀了他的冲动。他已经在这大雨里站了整整一夜,只是浑身的疲惫都比不过眼前的景象带给自己的冲击。

 

他抬起剑,缓缓向那二人走去。

 

“屠苏。”

 

他听到师兄唤他的名字,却不是出自于眼前之人的嘴里。从头到尾,那个人都没有看过自己。

 

“屠苏……”

 

那声音就在自己耳边,而且越来越清晰。只是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两人渐渐幻化成一股烟雾,屠苏睁大眼,看见那仍然压在少年身上的陵越在消失前,终于看向自己,却只是露出一个冷漠至极的微笑。

 

那不是师兄。

 

屠苏对自己说,那是个妖物。

 

那不是师兄。

 

“屠苏!”

 

屠苏猛然睁开眼,眼里的震惊、失望与难过还没有退去,甚至带着点泪水从眼角划过,悄悄落入身下的枕头里消失不见。他看见刚刚在梦中仿佛陌生人一样的师兄正一脸担忧的坐在自己床前,那双眼如浩海,如繁星,温柔依旧灼热。

 

“师兄……”

 

那双眼盛满的情意比酒香更醇浓,梦里的委屈在那人仿佛永远带着包容的的双眼里突然爆发。屠苏猛然将自己扑在陵越身上,将手牢牢抱住那人宽厚的后背,头靠在温暖的颈窝处,像一只归家幼崽一样寻求安全感。

 

陵越虽然不知道屠苏梦见了什么,但他永远不会拒绝屠苏。所以他只是敞开自己的怀抱,带着自己所有的温柔与情意,去迎接他。他将屠苏牢牢拥在怀里,双手安慰似的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轻声道:“屠苏,做噩梦了吗?”

 

那个梦太真实了,屠苏只能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哽咽出声,“我梦见,你……”他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那些动作,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委婉的表达,“你把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亲吻。”

 

陵越的眼神暗了暗,他伸手摸了摸屠苏披散下来柔顺而隐隐带着潮湿香味的头发,然后将手指插入头发里,轻轻揉了揉他的头皮,然后将埋在自己怀里的头轻轻扶至眼前,看着屠苏那张棕褐色,纯净得不带一丝杂念的双眼。

 

他的屠苏,就像一颗未经雕琢的宝玉一样。即使经历过最黑暗的过去,却仍然干净而清澈。那么吸引人,又那么……美丽。就算带着惊慌,就算带着恐惧,依然像个孩童那样稚嫩。

 

屠苏闭着眼,脸颊在那双带着剥茧的手掌蹭了蹭,像是撒娇的猫。

 

“嘘,别怕,屠苏……”他伸手扶上那张脸,大拇指轻轻摩擦着手里白皙细腻的皮肤,“那不是我。”

 

屠苏微微垂下眼,忧伤不经意就涌上心头,却听那人坚定的朗声道,“如果我亲吻的人不是你,那么你梦里的那人自然不是我。”

 

窗外一丝风划过,吹得窗户传来“呼呼”两声,屠苏的青丝随风微动。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望向那双漆黑得仿佛望不到底的眼。

 

两人都没说话,陵越突然将屠苏按倒在身下,双手撑在他的头部两侧。屠苏被那双眼迷惑了神志,只是呆呆的睁着眼,看着那人的唇离自己越来越近。

 

“屠苏,这种事,师兄只会对你一人做,你懂吗?”那薄唇轻轻触碰在自己的嘴角,陵越开口吐出温热的气息像一阵电流,震得屠苏浑身发麻。

 

屠苏只知道点头。

 

陵越将唇缓缓滑下,吻又轻轻的落在少年形状优美的锁骨上。

点我看肉加全文

链接是可以打来的,需要你们多刷新几次,实在不行就上微博看我的长微博。

评论(39)
热度(281)

李吴邪的腿毛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 李吴邪的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