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了将近半年的我又想写文了

RPS.

提问:跟比自己更有感情经验的恋人交往是种什么体验

 

 

峰楼听雨 

 

 

这个问题我觉得我应该会有优势。

 

我同我先生是先一见钟情然后再日久生情。认识他是因为工作原因,他是香港人我是大陆人,所以双方交流起来有一点困难。我的性格其实应该算是比较冷淡的,刚开始不熟的话很难搭上话。而我先生是属于那种很随和的类型,而且他长的是很能撩妹的那种类型,所以可想而知他这种类型可能更受女孩子喜欢一点。要说是什么体验,大概是他会更加会撩一点也更加很会照顾人吧。

 

 

我与他第一次见面是2013...

今儿我是写不完了,写了两个小时就写了两千字,只能分成下半部分再来了,实在是抱歉,明天考试,现在只能先去背书了。


翩翩(中)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吴邪早已面红耳赤,他身上未着一缕且浑身湿滑,未擦干的水珠被连接着带到张启山身上。


张启山灼热的手掌心下面是少年柔软的腰肢。白皙的脖颈弯成一个弧形优美的角度靠在自己的肩头,再下面是劲瘦的身躯,光洁细滑的皮肤。


张启山这辈子活到这个岁数,坐到这个位置,见到过各种各样的眼神,有爱慕有钦佩有嫉妒有憎恨有恐惧,明的暗的,多的他连分辨都不屑了。唯有一个人,他稍微露出一点情绪...

设定是吴邪18岁大佛爷35岁左右

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婊贝,吴邪从前生了场大病,主要发作涉及文章剧透我就不讲了,然后吴邪的双腿落了点小毛病所以只能扶着走,他会走路的只是双腿没力气支撑他的身体,佛爷这样做就是帮助他自己克服这种双腿发软的问题让他独自走路不是教他怎样走路啦

翩翩(上)

 

 

在吴邪的记忆中,张启山极少主动触碰他人。吴邪从被爷爷送到张家后,张启山是与他同一间屋子睡觉的,那人总是抱着双臂背靠自己,缩在床角那么一点儿位置,一夜到天亮。他从前生了场大病,醒来的时候连路也走不了,张启山总是牵着自己,带着一双黑皮手套,又冰又凉,一步一步,教自己蹒跚学步。

 ...

民国 张大佛爷X吴小三爷

佛爷来了,这次刘明清完了

-08 受伤

   

   空气好像是静止了,吴邪只能感觉脑子里轰鸣作响,逼迫自己醒过来。身上正压着个人,压得吴邪喘不过气来,吴邪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他,那人一次又一次的压上来。

 

  “他妈的……”吴邪眼前还很模糊,脑袋也乱作一团,但他知道自己身上压着那人肯定是刘明清。刘明清给他吃的那药副作用很大,他就算醒过来,脑袋却像浆糊一般粘稠成一片,他甩了甩脑袋,眯着眼也能看到上方那张让他恨得牙痒痒的脸,带着讽刺的、虚伪的、狡诈的笑容的脸。...

1 / 16

李吴邪的腿毛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 李吴邪的腿毛 | Powered by LOFTER